当前位置:购928 > 资讯动态 > 资讯中心 >
【县域电商精准扶贫】从泥溪之变看重庆云阳如何改变贫困面貌

购928专题网   2018-08-21   云创星空

2018年,是云阳县脱贫摘帽决胜年。全县在县脱贫摘帽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,全力以赴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,成功接受脱贫摘帽国家评估检查,“三率一度”指标均达到贫困县退出要求(错退率零、漏评率0.09%、综合贫困发生率1.58%、群众认可度95.23%),以全市第一的成绩顺利通过验收。

4年时间,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建档立卡的12.8%下降至1.58%,全县如期实现质量整体脱贫摘帽。

2018年,是云阳县泥溪镇吹响市级深度贫困乡镇脱贫攻坚号角的第一年。全镇构建起市、县、镇、村“四位一体”攻坚体系,由全县干群以及来自市政协办公厅扶贫集团各成员单位 共同参与、共同努力。

一年来,泥溪捷报频传——从贫困户精准识别,到因村因户精准施策、精准帮扶;从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加速,到产业投入扩容增量,群众稳定增收致富……全镇在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、生态环保等各方面都有了明显成效。

由全县脱贫摘帽,再到深度发力,攻克贫中之贫、坚中之坚,坚决打赢深度贫困乡镇脱贫攻坚战。时至今日,云阳已画出了其脱贫之路的轨迹,凝聚起更多前行动力。

夯实发展基础

交通先行打通发展瓶颈

交通困难,一难变万难。泥溪镇不少贫困村大都远离场镇,多为山高沟深之地,基础设施条件相对薄弱,不少修建了村级公路的地方常常是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生泥。碰上恶劣天气,担挑肩扛一度成为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运输方式。

在泥溪镇桐林社区,这个过去由3个村合并而来的社区就曾因此吃过不少亏。想要发展产业,连运都运不出去,所以当地村民一直以来对于产业发展不太感冒。

“过去也到这个村子里动员过发展柚子产业,也给村民们算过发展账,比起传统种植‘三大坨’来说,种柚子至少能实现每亩千元以上的收入,村民们也动了心,但就是拦在了出村交通上。”桐林社区相关负责人介绍,因此改善群众的出行条件成了当务之急,更关乎村民的发展之路。

“要让基础设施跟着产业走。”就在今年3月,镇里的扶贫干部再次来到桐林社区,而这一次发展产业的劝说还没有开始,村民们就主动询问起来,积极性很高。原来,新的道路规划出台,让他们看到了新希望。

“修好路,孩子到镇里学习,村民外出打工,城里人走进山村,脱贫致富的新思路也随着这条通村公路走进了村民心里。” 泥溪镇党委书记陈宇介绍,今年以来,该社区正大力发展柑橘、黑木耳等产业,脱贫致富的希望更近了。

整个泥溪镇,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,截至目前已完成村级公路14条,硬化38公里,70%的村组通上了硬化路。新建的40.6公里人行便道也让村民们出行更加方便,新建的10公里机耕道,实现了有集中产业的地方全覆盖。通镇路、通村路就像毛细血管,打通了泥溪发展的主动脉,补齐了农村发展的短板,连接起了泥溪群众的幸福与未来。

扩宽产业之路

贫困户长久稳定脱贫

今年3—4月,胜利、桐林、枞林、联平4个村发生了大变化。两个月的时间里,4100亩晚熟型柑橘落地生根,成了村民们眼中的“摇钱树”。不用出钱,只要以土地入股,3年后开始每年都有年终分红。而且从种树到管护再到采摘,村民们还能在柑橘林里务工赚取收入。

“这是我们今年3月开始发展的新产业。根据4个村特有的自然环境和土地情况,预计全年将发展5000亩柑橘。”据泥溪镇相关负责人介绍,该产业采用村民土地入股,村集体成立企业开发,村民、企业各占一半股份的模式,收益则由村民、企业对半分,其中企业收入还将进行二次分配,由贫困户占20%、村集体占30%、全体村民占50%。

“等到3年后投产,按照亩产每年3000斤、每斤2元计算,每亩土地每年的收入就在6000元左右。减去每亩每年1000元成本,不算企业收入的二次分配,村民以土地入股分红,每年就可实现增收2500元。” 泥溪镇相关负责人估算。

这只是泥溪镇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按照每个贫困户拥有2—3个主导产业的标准,截至目前,该镇新发展了50万椴黑木耳、10万袋香菇等黑色食品,3000亩核桃、1400亩柚子、1000亩辣椒、500亩菊花、2000箱中蜂等绿色食品,粮经比由过去的9:1调整为2:8,亩均综合产出率提高1倍。泥溪镇还在石缸村规划建设集休闲、观光、产品加工为一体的一、二、三产业融合示范园;以泥溪农耕故土园为重点,全力打造3A级养生养心景区……以产业为脱贫之基、致富之源,确保了贫困群众通过产业发展实现长久稳定脱贫。

凝聚文明之风

唤醒三种意识“拔穷根”

意识决定行动,思想认识的高度往往决定工作推进的力度。脱贫攻坚,首先要从思想上“拔穷根”,唤醒贫困群众的进取意识、主体意识和自律意识,进一步坚定信心决心,激发勇气斗志,催生内生动力。

扶志是扶贫的前提。精神上的贫穷比物质上的贫穷更可怕,一旦缺乏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的气魄和斗志,就算外力强力推动的扶贫,也不过是昙花一现。为此,泥溪镇通过颁发“同奔小康荣誉证”引导贫困群众树立“贫穷可耻、致富光荣”的理念,变“要我脱贫”为“我要脱贫”,变“人人争当贫困户”为“人人争当富裕户”。截至目前,已脱贫的426户全部被授予荣誉证,激活了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。

贫困户自身是扶贫的主体,脱贫致富终究要靠贫困群众自己。唤醒主体意识,泥溪镇从清洁环境做起。家住协和村的张远锡年过70岁,一家5口,有4人因智力问题,导致家庭贫困。长久以来缺乏脱贫信心之下,连家里也“放了羊”,脏乱差成了常态,更别说发展了。直到今年3月,“清洁家园行动”的开展,他的家里才变了样。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,“乱脏差”变成“整洁美”。看着为之一新的家,张远锡也重拾信心,发展起了中蜂、黑木耳等产业。

为了增强广大村民的自律意识。村规民约的实行,刹住了不少歪风,特别是红白喜事儿大操大办现象。

“越穷越办,越办越穷成了死循环。”据泥溪镇相关负责人介绍,为此泥溪镇出台了禁止农村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的倡议书,明确红白喜事宴席不超过20桌,除内亲外礼金不超过100元。“今年3月实施以来,截至目前每个村子至少减少了5家大操大办行为,这一陋习也不再出现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脱贫攻坚在路上,“第一书记”怎么干?

“富不富,靠干部。”在脱贫攻坚战当中,基层扶贫干部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在泥溪镇的各个贫困村,驻村干部活跃在扶贫的第一线,他们带着发展思路、资源、技术、项目,为脱贫攻坚出智出力。

泥溪社区“第一书记”杨剑:

20天走遍17.5平方公里

2017年9月7日,原本在市救助管理站担任财务科长的杨剑第一次步入泥溪社区。新履职“第一书记”的他几乎两眼一抹黑,就接下了一份重任——参与制定泥溪社区扶贫规划3年可实施方案,并在月底前完成。不到一个月时间,不了解社区基本情况,这在旁人看来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但杨剑却依靠变不可能为可能。每天早上7点起床,简单吃个早饭后出发,晚上7点后返回。除去中午休息、吃饭,他每天走村入户超过10个小时。20天时间里,泥溪社区幅员17.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大半有了他的足迹。

也正是靠着这样的走访,他贴合实际,做好了社区规划。在充分征求社区“两委”及县派工作人员意见后,按照发展需要急缓,梳理出了水、道路、产业等大大小小26个规划项目,圆满完成规划编制任务。

胜利村“第一书记”翁顺春:

把社会关爱带到贫困村

胜利村6组村民张定碧今年70岁,妻子谭高云2017年10月因肝癌晚期去世,长子张邦连因患肝癌于2017年3月去世,长儿媳谭小玲因患系统性红斑狼疮于2016年8月去世,遗下一子一女,次子张红兵因患肝癌于2017年4月去世,遗下两个女儿。

一家10口,两年病逝4人。一个家庭因病致贫,给翁顺春驻村后第一次走访留下了深刻记忆。原本在市慈善总会志愿者总队工作的他,意识到了利用原有工作资源,把社会关爱带到贫困村的必要性。通过多方联系,翁顺春通过慈善总会发动社会力量,向张定碧一家进行了捐赠,并推动志愿者商韬、张渝、胡媛从主城驱车360余公里到张定碧家里看望慰问,向其赠送米、油和牛奶等物品。后续又组织张渝和胡媛共同资助张定碧小儿子家的两个女孩,每人每月400元,并长期进行一对一帮扶,极大地帮助了这个贫困家庭。

同时,为让社会关爱力量深入泥溪,翁顺春还积极争取“重庆市慈善总会2018年情暖万家活动”走进泥溪,涉及慰问困难群众,修建饮水池,为镇敬老院配备设施设备,为住宿学生购置被褥等,总计完成10万元捐赠项目。

石缸村“第一书记”柯延斌:

带项目驻村,领企业“入户”

今年50岁的柯延斌,原在市移民局三峡移民工程处工作,从事项目管理长达15年。在还没到石缸村之前,他就一直思考着将为石缸村带去什么?在他看来,脱贫攻坚关键在产业,靠项目。只有依靠项目支撑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和奔小康的同一实现。

为此,履职“第一书记”的第一时间,他就组织、邀请了市农科院、中国柑橘研究院以及市农委21位专家为石缸村制定了发展规划。并以此结合市移民局工作,制定了项目引进计划,涉及资金2500万元,包括908万元的精准帮扶项目、450万元的3个水库库区基金,以及1100万元城集镇基础设施项目、30万元的稳定工作经费。

同时,结合石缸村已发展的500亩柑橘、柚子产业,柯延斌还利用以前工作的关系,联系了一家国家级农业企业、一家上海食品上市企业落户投资,带动产业发展,帮扶技术、销售。

来源:新华网